花式Kento🌈

大哥大嫂过年好

职员小哥真的太可爱了🦆

水印侵删

周防真的集可爱、池面、天然笑点于一身的男人!太迷人了吧!!

幽灵妈妈搜查线里也超级帅啊🙊

殊途(1)/陆池/

设定有出入,请原谅我看剧不仔细。



陆离突然冒出一些后悔,对整个案子,也对那个在法庭上张牙舞爪、把所有人耍得团团转的小律师。



他入行这许多年向来这样。但凡经自己手下出现了一丝纰漏导致案子往本不至于的情况发展了,他总会把火先撒自己身上,无论是砸东西还是嘶吼,一向控制不住自己。



将近十年,张局和楚哥都教了他不少,过去的虽然没法改变,但人总要学会放过自己。



无论在法庭上和池震厮杀得多见血溅肉的,互相甩了数不尽数的眼刀。等到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过后,稳稳当当坐回办公椅,当年张局的耳提命面又跟复读机一样在耳朵里开始转悠。



电视机上正滚动播出采访,那张脸又出现在面前。陆离这回看着池震倒没当初那么窝火了,甚至有心欣赏起那颗嘴角的小黑痣。随着那池镇说话牵动嘴角,那颗小痣也一耸一耸的,灵动得很。



陆离心尖突然冒了个念头出来,即刻麻烦了信息科警花加点帮了个小忙。



“院长,您别担心,钱是小事......这两天手头不方便,再等两天我一定把我妈下半年的费用一起交了......哎哎,您说的对,得嘞......好,那回见。”池震放下手机,松了松领口,穿着正装在外面奔波一天,板正的衣服直把他勒得喘不过气来。



他突然想起来那天和自己针锋相对的那张冰块儿脸,那个倒霉催的警察,“陆离。”低声念了遍名字,放空了几秒钟,等回过神来烟灰差点儿砸食指上。吓得赶紧跟上了句脏口,“上辈子欠了他的”,仿佛不骂点什么就欠了一样。



这倒是实打实的一句话,最近这段日子池镇算是过的很不得意。就算之前履历有多好看,这次栽的跟头让桦城大大小小的律师行都不敢要这个没资格的前律师。



攒的钱也快花完了,处处跟人打空头支票,背地里债台高筑,怕是哪一天就会全部崩塌。池镇也不知道这倒霉日子过到什么时候才算是个头。



皮鞋在地上执着碾转着早就没了火星的烟蒂,外边冷风吹的人身子都有些发僵了。池震看了眼从嘴里吐出的那团白茫茫的烟气,漫漫散散的向上飘,最后混在蓝黑色的幕布里,不剩一丝残痕。



天黑的找不着北斗七星,池镇没趣地摇摇头,转身挤进刚借接电话机会好不容易脱身的灯红酒绿里。



tbc

嗷!陆池也太好嗑了!想看陆离亲池震嘴角的痣🙈🙈